你嚐不到我的味道,我聞不到你的體諒,你看不到世界的盡頭,我不懂你真的想法。

對於這一切,我幻想帶著耳機滑水而過,彷彿前方只有個人形在動,彷彿你說的語言沒人能懂,何謂放手,是否當我滑到盡頭,我也能將你拋在腦後。

我想飛翔穿越那層層雲海,我想張手擁抱自然能給的風,歲月是層層沙漏,拱手一挖也不會有太多留在手中,我很想笑,是因為發現這一切是那麼無厘頭,我很想哭,是因為等不及脫離這片荒謬,相信我,我會揮揮手不留情面的走。

fiony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