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郎總是傻傻的~ 單純的讓人覺得有點過多,但總感覺三郎是幸福的,至少,在他的世界裡,永遠有個榮二哥。 

我想起您留著眼淚坐在我身邊,嘴裡說著生活是孤獨的,我記得當時的場景,也記得您難得的心情流露;還想起您累的坐在爐灶旁,手臂擦拭著淚水,說著真苦呀~ 我沒忘記當時的感受,因為累的不只是您,還有那些陪在您身邊的我們。

功課做不完,因為這是一輩子的事情,放棄前進即是退後,也許書裡講的是對的,還沒真的體驗完人生的人,憑什麼去說懂,不過就是坐在角落嗑著包子罷了,喝著涼茶還覺得自己帥吶~

三郎的單純執著,榮二的自負,成熟的稻子總是垂的,只是您當初跟我說的謙卑,謙的是誰? 悲憐嗎?!

你們來了也就來了,習慣了也就留下了,誰對誰錯,人生苦短,輸贏總在百年後。

反正該來的還是會來,要走的還是會走,最該整理的,不就是看清自己的夢?

我是三郎還是榮二,是追風箏裡的阿米爾還是哈山,人性的脆弱總在最單薄的時候綻放,信任是如此難得,哈山的下場似乎多少為迷糊的我們敲起警世鐘,那看似奔波的三郎,最終反而比不上榮二的寬容。

世界是奇妙的,人生就像騎腳踏車一樣,怎麼騎出去,就怎麼騎回來,年歲增長,但腳踏車還是腳踏車,騎到哪裡還是照樣繞著繞著,怎麼出去,就怎麼回來。就好像您始終教我的那樣,出去怎麼對人,回來還是一切都一樣。

三郎也好,哈山也罷,總覺得自己的脾氣像榮二多一點,未來還在掙扎,而我也不是不想跟人家一樣,我只是在想,怎麼在流逝的歲月裡,活的比較不一樣。

fiony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